《赘婿》的笔记

[TOC]
赘婿
第一九七章 种子
2019-08-07 12:10:15
““可是太早学会想,未必就是好。,”秦嗣源微笑着““其实念书之人,识字认字最后都是让人增广见闻,然后学会怎样去想。只要真正学会了怎样去想,再学其它,都是举一反三,事半功倍。你的师父一贯教学是为了让你们尽早的学会想,所以他说那些故事,引导你们去动脑筋。这样你们就学得更快。可你们现在年纪太小了,阅历不敷,想很多了,其实有失偏颇,到最后,便恐怕会目中无人了,觉得张夫子比不了宁老师,进而觉得张夫子说的不敷有事理,甚至可能会开始觉得古圣先贤的文章有谬误…你有了自己的想法,就开始目中无人,夜郎自大!君武,这些话,你要记清楚。,”

注: 教学,求学之法

2019-08-07 12:09:45
所以一般来说,老师教导门生,初时只是让你们记得,比及你们真的年纪大了,可以真正见到一些事情了,才让你们想,这样你们的根基就扎实很多。固然,我并不是说你的师父教导有误,只看他叮咛你的事项,便知他对此也是很是重视。他有所控制,可你究竟?结果是个孩子,秦爷爷快要上京了,因此想要对此再叮咛你一番,会想,是好事,但如你师父所言,切忌狂妄,其他人说的话,就算你不以为然的,就算觉得陈腐的,也务必用心记住,只要能记住,往后你大了,一一印证,也会发现旁人为何会那样想,会发现其中事理,那样做,你必能发现其中的好处少年肃容行礼:“君武记得了。”
第二五一章 死给你看
2019-08-08 09:16:11
我……”宁毅正想说话,钱希文陡然又抬头望过来:“立恒觉得,我辈文人,最该做的事情,是什么?”
宁毅想了想:“我不愿说大话骗你,各人有各人的看法,文人有该做的,但要说最该做的,恐怕谁也说不清楚,而且……我不算文人。”
听得他这样回答,钱希文笑起来:“是啊,因此你能行非常之事,能……将湖州局势,一举逆转。”说起这事,老人似乎还有些兴奋,“但……老朽研究儒家数十

注: 儒家文人最该做的事是什么?

2019-08-08 09:16:20
年,得出一个结论,我辈儒者,最该做的事情,终究还是……卫道。”
宁毅皱了皱眉,钱希文笑了一阵:“自与立恒相识,你我未曾多谈,但这数月之事,我已知道立恒到底是何等样人。立恒于我,想必也听说了一些事情,当初的立秋诗会,这次的立秋诗会,包括各种官场来往、权术,立恒方才也说,老朽乃是务实之人,是啊,务实……”
他叹了口气,对这个词似乎颇有感慨:“可是,立恒,你想啊,若非如今官场、若非如今军中,若不是所有人都选择了这聪明的务实之道。他们打过来了,一觉得事不可为,大家就都掉头跑掉,杭州怎能陷得如此之快。若我们整天都在说圣贤之言,说大丈夫当仗义死节,到了城破之时,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做些蠢事,有谁愿意信那圣贤之言呢?”
“说爱国,说死节,死到临头了,却没有人愿意去,那儒者,不就成了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了吗?立恒啊,这样说起来可能有些太过务实了,但我辈儒者,每年都该死几个人,死几个……有名字的人,死在屠刀之下,死在金銮殿上,死在这千万人的眼前,真到该死之时不能退,如此才能提醒世人,这儒家之道是真的,为不平之事而死,我辈才算为往圣继绝学。我死在这杭州城,也是要提醒大家,确实有些人抵抗过的,免得他们想要说起的时候,热血之时,找不到可以说的名字……”
他说得有些激动,手臂颤抖着,摸索着戴上帽子:“我已经老了,正是死得其所,立恒你还不该死,外面的那些孩子也不该死,但别无他法了,他们当中,也有被我教得信了这些的,也算是……死得其所吧。”
有微微的光从缝隙里照射进来,微尘浮动在空气中。老人说到这里,微微笑了笑:“所以这样说起来也许不好听,但所谓卫道,其实也就是……在适当的时候,死给你看。已经死了不少了,我因为名气大
2019-08-08 09:16:52
些,反倒屈居人后,也令得那些孩子多受了几天罪……为虚名所累啊……”
2019-08-08 09:17:04
宁毅微微有些沉默,他对于儒家,有崇敬,也有不屑,所崇敬者,无非是这个以儒为名的系统以家天下的规则所创造出来的巨大的、自洽的统治系统,如同蛛网般的密密麻麻的统治艺术。所不屑的,则是大多数儒生读书读傻了脑子,什么都不会想又或者什么都想的各种丑态,但眼前这个老人,确实是令得儒家这个字,显得有些伟大了。
平日务实致用,适当的时候……死给你看。
2019-08-08 09:18:57
如同诸多儒生在殿前触柱而死,如同后世文天祥崖山投海,方孝孺被腰斩后犹大骂朱棣不止。在后世看来,许多人或许都显得有些傻,觉得他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成,但如果把儒家当成一项事业,终究是这些人才真正做了事情的,真正是为往圣继绝学。若说起来,真就是“死给别人
2019-08-08 09:19:03

第二五五章 纲领
2019-08-08 09:31:20
纵观整个历史,真正成功了的起义或者是农民起义,首先一点,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真正的大势所趋,也就是一帮文人哭着喊着这个世道该灭亡了。第二点在于起义者能够将农民训练成士兵,也就是让他们能够听命令,而不是问“我们去抢什么”。两者各有比例,第一点最重要,当然也有特例,如后世明朝的朱棣兴兵,但那并非农民起义。在农民的起义中,第一点的重要性几乎无可取代。
而在整个历史长河当中,看见诸多农民起义,因饥荒、因瘟疫、因暴乱,有人振臂一呼,几万人几十万人就起来,他们如蝗虫一般的奔突,随后沉寂。但几乎所
2019-08-08 09:31:32
有的起义高层,都没有真正去想过该怎样动用起每一个人的全部力量。而真正将主观能动性甚至是理想这样的概念用在了农民身上的起义,古往今来,在宁毅所知的整个历史长河、所知的所有事例当中,仅有区区的一次。
那是后世的起义。
无论后世对于那次革命后来的评价如何,至少在当时,那一帮农民发出的力量是最大的,也创造了或许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最为清廉的一只革命队伍。

注: 关于起义的思考

第二五七章 无趣之人
2019-08-08 09:45:50
宁毅笑了笑:“人情和规矩都要有,没有什么地方离得开人情这种东西。但寨子有规矩,国家有法律,我告诉你,衡量一个地方是不是健康的最简单的办法是什么:一个人,出了一些矛盾,犯了一些事,他想要解决,首先想到的是通过规矩,还是想要直接找人出头看看这个比例占多少就行了。如果他只考虑规矩,万事都想着打官司,这个世界是没什么人情味的,当然,这样的地方我还没见过,没听说过但如果他只想着找某某人,那么律法也就形同虚设了。你要管理这个寨子,两者就都要有,现在这样,死伤的人一多,事情一多,大家都看着你,你就只是把自己累死

注: 关于管理,规矩,法律,人情

2019-08-08 09:45:55
而已······”
第二六〇章 霸气外露刘西瓜
2019-08-08 09:52:44
宁毅不介意看些八卦和热闹,倒是有些意外刘大彪也对此感兴趣。夭光逐渐亮起来时,那边的街道上一片呻吟之声,少女吃完了卷饼,低喃道:“待会要让入送些药去。”
“你倒是好心……”
宁毅只是敷衍地一说,少女的善心往往来得很古怪,城破时发馒头,这时送药,
2019-08-08 09:52:49
兴许都是一时兴起的好玩,不过,这次的说话,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“我让他们打起来的。”晨风拂动了那层面纱,面纱之下,少女精致的双唇似乎微微勾勒了起来,像是在说着一件颇为自豪的杰作。
“嗯?”
“我让他们打起来的o阿。”刘大彪得意地笑起来,“城破的时候,他们往这边过来,我来发馒头,发的也不多,不过有的入就打起来了,我也没去管。”
“听说了,有个孩子的馒头当着你的面被抢了,你也没管。”
“嗯,我做了善事就行了o阿,我是好入了,反正会有入吃到我的馒头,谁吃到的,有什么关系呢。在乎心诚嘛。”她说着,“他们也不认识我,就以为我是个有些小背景的富家小姐,有一次我过来,把我的包袱也抢了呢。所以后来我就驾了马车过来,在马车上发了。”
对于少女说的这些事,宁毅在霸刀营中已经听过几次,这边街上入多,少女发馒头或者之类的东西,哪里管的了所有入,她发的东西也不多,就一个包袱,发完了就心安理得的走入,所以大家基本也以为她是只求自己心安而已。
“发的东西不多,我就发给几个入,那样以来,每一个入就有很多啦。有些入忽然拿到了十个馒头,那可吃不完,想要藏起来,又被入发现了,就有入来抢。后来我也发点腊肉什么的,反正是很好吃的东西,这边有个金老大,有个田老大,还有……反正有好几个头领,手下都有些入,欺负不了我们这边的,只好欺负街上的入了,每次东西都被他们抢来抢去,后来我去发东西,都没什么入敢要了。”刘大彪用手背靠在唇上笑了起来,“不过我可不是坏入,他们不敢要,我还是要发o阿,有些入饿得不行了,总是会铤而走险
2019-08-08 09:52:59
的,我听说,有个孩子为了抢些东西给他妈妈吃,被打成残废了呢。呵呵……”
日光渐渐升起来,少女穿着靛蓝色的碎花裙,戴着斗篷,没有背负那巨剑的霸气时,看起来柔美而纯净,但这时候却又一股邪魅的感觉融在那笑声里。宁毅皱起眉头来,陡然间想到一个可能:“你不会是想……”
少女放下手,那笑声停了下来,面纱后的入微微显得有些安静了,好半晌,方才说话:“我每次都多发一点东西,但肯定是不够的,我又不发那些看起来很强壮的入,每次当然是看见谁需要我就给谁啦。十个馒头,二十个馒头,一斤腊肉……这些入,在城里过惯了,什么事情都不敢做,给他们一个馒头,立刻就吃掉,十个馒头吃不完了吧,一斤腊肉舍不得吃了吧,每次都被抢,被欺负的就一直被欺负,有入饿死,有入病死,有入被打得重伤,一直痛痛死了,真可怜。总算在前几夭,有个
2019-08-08 09:53:21
十五岁的男孩,被抢了馒头,又被打了一
2019-08-08 09:53:33
顿,他抢了一把刀,捅死了过来抢东西的三个入,然后就被抓了,我叫入去保下了他,让他加入我霸刀营的亲卫队里……然后这几夭,他们很多入就都打起来了。”
远远的,似乎有黑翎卫的执法队往这边过来,少女便又笑了起来:“是法平等、无有高下。可是这等世道,若是连手都不敢动的,就算我给了他们东西,也不会是他们白勺。那我就只能教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去拿了。给了他们东西都拿不稳,还得我看着他们把东西吃完,我又不是他们白勺娘亲,凭什么?这块地方是我们用血抢下来的,他们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丢了这块地方,如果还不懂这些,就只能去死了。”
她微微仰起了下巴:“我也希望有一夭,可以有一块地方,能让他们拿到一样东西,就成了他们自己的,可是在这之前,得把那些不该拿到那么多东西的入都给打败才行。这个世界上,有太多入拿到了不属于他们白勺东西了……”

注: 关于血性,争取

第三一二章 错估、脑补、误会
2019-08-08 13:09:05
从古至今。每一次皇朝的更替,一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,从它建立之初,其实就已经决定了。”
2019-08-08 13:09:19
这样说的原因是,每一个朝代开朝时,皇上或者说当时的思想风潮会决定这个朝代的……”他抬起手划了划,“会决定这个朝代的统治阶层更重视什么,如果我们要求的只有一点,比如说国家强盛,那很简单,减少制约放手让地方发展,不出三代,只要这个国家还在,我们就可以把外族踏平,收复幽燕,谁说不行呢。”

注: 关于政府体制

2019-08-08 13:10:01
“诸朝皆以弱亡,独汉以强亡,我们像汉朝一样治国,然后就可以像汉朝一样灭亡。汉亡之后,历朝历代都更讲究集权与制衡,帝王术说要手下平级的人不停的猜忌、达到平衡。现在我们说要振兴武备要如何如何,其实有一条路很简单,假设……这里只做假设,假设能做到,当今圣上只要将下面的掌握放开,套上汉时的标准,不出六十年,假如武朝还在,那么北面若还有辽、金的立足寸土,我头砍给你。”
2019-08-08 13:10:08
康贤看着他:“假设?”
“嗯,假设。”宁毅点头:“之所以是假设,是因为不负责任,现在的局面下,假如真的这样做,没有二十年就诸侯并起了。但我这样讲,只是想说,每朝每代,上面侧重什么,其实都是可以控制的,只是能选的方向不多,往一个方向倒,另外一些东西就得放弃掉。我们选了如今这江宁繁华,就看不到虎贲如云、踏破贺兰山的景象,都是自己选的。”
“那又如何?”
2019-08-08 13:10:37
明公,我知道,儒家所谓的万世开太平,就是想要找到一个最好的状态。可是今天咱们不说道,只说用,武朝建立至今,走的方向。已经定了,咱们儒家建立的那张网,它会不断的收紧、收紧、再收紧。从古至今,为什么变法者从无好下场,因为任何一个系统都会自发地维护自己的状态和趋势,北伐为什么会出问题,因为这张网已经盘根错节,谁想要大展拳脚。
2019-08-08 13:10:46
谁就全身上下都血淋淋的。好事坏事都一样,因为谁都不会有大展拳脚的空间,这样对国家最好。这是立国之时就决定了的,就是不让你乱动!假如这次北伐成功,我们真是运气到了。用的力也是够大,但接下来会怎么样,你看不到吗?网还会收紧的。”
2019-08-08 13:15:01
宁毅偏着头笑了笑:“我这次从杭州回来,揽了很多关系。苏家有一个亲戚叫宋茂宋予繁,在外地当知州,明公,接下来会怎么样你也清楚,等他过来,会来拜访我这边。我们两边的利益就挂在一起,变得更厉害,但也许他是个贪官,我将来就被他牵累,这是风险。成国公主府的产业属于皇家,看起来自己管自己,可是。您背后到底有怎样的牵扯勾连,你自己清楚,这些人,代表各种利益的都有,秦公被刺杀。动手的是那些不想与辽国开战的商人,明公。你后面有没有这类人?”
康贤皱着眉头。
2019-08-08 13:15:06
宁毅继续说道:“谁都不能动,立国之初,这些就已经决定了,到现在,当今圣上都改不了,想要改,连他都会碰得头破血流,也许有两代入愿意冒这样的危险来把国家导向另一边,可谁真的敢?”
“明公你现在研究的是理学,接下来就可以说存天理灭人欲,人按照什么规矩去过,一条一划全都规定清楚,男人如何女人如何圣人如何,全拿模子刻出来。这是道,但要说用,就是让人动不了,越来越动不了。假如当今天下就我武朝,就这样发展下去一千年后武朝都不会垮,这就是为万世开太平……可国家是有敌人的。我们选了这个方向,我们若身边都是规规条条,各种利益缠身,到头来就是如今北伐的情景,我打不过别人,而且越来越打不过……”
“事实上与你说的自然有差距,真走
2019-08-08 13:15:14
偏了,敢于变法,敢撞得血淋淋的人,哪朝哪代都有。”想了很久,康贤才缓缓地说起来,“不过大体与你说的类似,便是这
2019-08-08 13:15:21
样,跟你在那霸刀营中做的事情又有何关系?”
“说万世开太平,有些大了。其实治国也好从政也好,一般就是查漏补缺,好像提着一杆秤,一直在晃,哪里出问题了哪里打个补丁,大局呢,就一直往一个方向走,孟子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,一个朝代,五百年也就到头了,因为收得太紧了,别人越来越难有希望,怨气越来越大。然后轰的一下,秤砣掉到地上,一掉到地上,人就过得连猪狗都不如了……”
宁毅顿了顿:“但也许有一种办法可以避免这样,也许不会最好,但可以避免最坏。”
“就是你做的那些?”
“就是一句话,少数服从多数。”
康贤笑了起来:“真到那时候,你背后的,我背后的,这些少数岂会服从多数?”“那是细节问题。明公,儒家传承这么多年,每一代更替,上位的都叫做皇上。文化传承决定整个规矩、体制存在的方式。假设数百年上千年后有这样的一个体制,三五年一更替,有人想要造反,他的人多,他自然就可以上去,那还有人会造反吗?人不如猪狗的年月,就没有了。”
“哪会这样,人多就说话,猜拳吗?而且你可知道乡愿德之贼也的意思?假如你上位了,你愿意将手中权力让出来?你上位的几年就要把这些东西打得干干净净!而且要保证这一方法的传续,你……你置圣上于何地?你这想法是大逆不道。”说到最后,康贤已经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。
宁毅看着他:“都是旁枝末节,明公,别告诉我你想不到,是大家信的文化决定这朝代是什么样子,文化,决定体制——我把它叫做体制。若是所有人都信少数服从多数是真理,有些东西就会慢慢磨合出来……而且那也应该是几百年后的事情
2019-08-08 13:15:31
了。少数服从多数,大家都在说,我只是用另外一种方法说一说而已。明公,咱们说句大逆不道的。假如武朝撑不过五百年,该不该有点新的东西?”

注: 文人的尺 武人的刀

2019-01-06 09:29:40
周侗摇了摇头:“义气豪迈,那不是刀,只是一个人的姓情。谭大师曾经跟我说起过,在好的世道上,文人心里有一把尺,用之丈量世事人心,厘定规矩,而武人心里,要有一把刀,这刀太利了不行,但是没有也不行,当那些规矩老了,不合用了,世道走岔了,武人要用刀把它斩断,如此方有新的规矩出来。”
2019-01-06 09:29:31
他低头望着茶杯中的茶水:“事情如此,因为习武之人,心姓才是最敏感的,匹夫一怒血溅十步。人心里的刀,就是良知血姓,对便对错便错。文人厘定了规矩,可他们只会修修补补,做错了事他们一堆理由。可良知血姓最为直接,错了肯定是出了问题,就该打破他出更好的规矩!所以豪迈不是刀,刀是对错,是大智大勇,是杀规矩!”
“世人被逼无奈,都上山当匪?因为大家都这样做,所以那不是刀!随波逐流不是刀,做他人做不了不敢做不去做的事情才是刀!心中记着道义,倒是每天说自己被逼无奈的不是刀,义之所在虽千万人而吾往才是刀!林冲心中无刀,他被逼成那样,仍只敢活在规矩里,因为他知道,被逼无奈上山当匪那就是规矩,上山当匪便要滥杀无辜,那是规矩,有规矩他就只跟规矩走。嘿,他杀了人造了反,连皇帝老子都不要了,却没有胆子打破心里半点的规矩。他武艺再好又有何用……废人一个!”
第五六一章 当时的曲调(上)
2019-01-07 15:55:38
这样的事情。主要也是因为宁毅的教育理念所致了。在他而言,男人最重要的品质是节制,虽然他也希望孩子过得幸福,但百分百的幸福,绝不是一个孩子——尤其是男孩子——所需要的。毋宁说,绝对的幸福。是一个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应该被避免的东西,若不然。这个孩子将来就很难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。

注: 家庭教育

多看笔记 来自多看阅读 for iOS